京堂学校之五——学生之死

  发布时间:2006-6-23 18:57:34 点击数:
导读:京堂学校之五——学生之死办学是有风险的,这些风险来自客观的办学环境,也来自学生自身。学校的这些学生,他们刚刚经过青春发育期,他们在生理方面已经成熟,但是在心理方面还不能正确判断自己的行为。所以,…

 

京堂学校之五——学生之死

 

办学是有风险的,这些风险来自客观的办学环境,也来自学生自身。

学校的这些学生,他们刚刚经过青春发育期,他们在生理方面已经成熟,但是在心理方面还不能正确判断自己的行为。所以,学生们随时都有闯大祸的可能。学生们搞对象成风,喝酒打架事件时有发生。有几次比较严重,好在没有留下什么大的后果。学生甚至还有自杀未遂的情况。几年中,学校发生的最严重的意外事件就是两个学生在牡丹江溺水死亡之事件了。

那是199865日,初夏的牡丹江小城天气突然变得炎热起来。气温高达近30度。面对突然到来的高温人们报怨不已。在前一周周末,学校开校务会时京堂就强调了天热禁止学生到大江游泳的问题。这天也是周末。下午时,老师安排学生打扫卫生,然后自由活动,并特别叮嘱同学禁止到大江游泳。这天中午京堂与几位律师朋友在学校附近的饭店喝酒。在下午两点十分时,京堂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端的学生紧张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吴老师,陈林被水冲走了,你快过来吧。”京堂这酒后混沌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酒劲消得一干二净。他紧张地追问着:“多长时间了?”“五分钟了。”“在什么地方?”“在游泳区。”京堂骑上摩托车风驰电掣一般赶到了江边游泳区。跑向江边。

初夏的江水比较小,江心显露出一处沙岛,江水一分为二。靠岸一边的水较浅,也就没过大腿根,沙岛里面的水很深很急。京堂看到五六个人在沙岛边从水里往上抬着什么。看清了,原来是抬上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被平放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京堂的思维停止了,双眼直勾勾向前望着。也不顾脱鞋和挽裤腿,扑通、扑通地趟过江水,来到被抬上来的人面前。俯下身去摸心跳和查看呼吸。旁边的人说:“不行了,都十多分钟了,人早死了。”另一个人说:“你看他的脸发青,肚子一点水也没有,他是被呛死了,现在肺子已经被呛炸了。”京堂看了下眼前的这个人,的确是脸发青,双眼紧闭,面部紧张。象是睡着后在做着噩梦一般。他就这样永远地睡下去了吗?京堂辨认不出这是那个学生。后来旁边的同学告诉说,这是李志伟。“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吗?”京堂自言自语道。这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这是自己的学生,仅仅十分钟就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京堂不相信眼前这是事实。又去摸他的心跳试他的呼吸。什么都没有了,李志伟的确死了,可是他的身体还是软软的。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现在水里还有个叫苏荣华的学生还没有打捞上来。苏荣华肯定也死了……

京堂无论如何也不愿承认这是真的。而这的确是残酷的事实。

在场的同学及周围的人向京堂描述了事件的经过。当时有五六个同学脱衣服下水,其中包括这两个溺水的学生。由于水很凉,学生们不敢马上下水,便在水边互相击水打起了水仗。苏荣华还打边说:“你们找死啊!”同学说:“你找死。”苏荣华说:“我要成烈士了。”便向水里扑去。另两名同学也跟着下了水。他们以为水边不会太深。那知刚走两三步便没人了。苏荣华在水里浮起一下,举着一手喊了一声:“啊!”便被无情的江水冲走了。另一名同学叫陈林,他在水中向上伸手,被水边的同学给拽住拉上了岸。李志伟没有表现一丝挣扎,便没影了。岸上的同学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们以为水中的同学是在开玩笑。过了一会,在十几米远的位置,不知是谁的一只手向上举起,但是头没有浮出水面。这时同学们才开始大声喊起:“救人啊!”“救人啊!”……水上救护队的人急忙赶来跃入水中。但是已经晚了,十分钟后捞上来了李志伟。他已经死了。

这时,学校的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已闻讯赶到了江边。面对突发事件,京堂招集几位老师冷静地发号施令。首先、马上通知死亡同学家长,让他们速来学校,只是告诉学生出事了,不要告诉详细情况。组织女同学回校;男同学轮流看护李志伟的尸体。京堂亲自负责配合救护队打捞苏荣华尸体。

京堂坐在救护船上,沿着江岸打捞尸体。救护员向水中抛下拴着一大串勾子的长绳,在江底慢慢捞着。这些勾是八爪勾,每个都像猫爪一样非常尖。每一米左右长就拴一个。京堂心里想,如果把人抓上来的话,不也得开膛破肚啊。一会绳子被拽紧了,京堂马上紧张了起来。等拽上来一看原来是破编织袋子。虚惊一场。一会绳子又被拽紧,拖上来一看又是破木头。京堂的心一阵阵地紧张着,京堂真希望哪一勾子能把人给勾上来。可是直到太阳快落山了,还是没有结果。救护队的人说次日再到下游去打捞。

京堂来到李志伟的尸体旁,发现他的鼻孔流出两道血流。同学也不敢去擦,京堂便去擦干血迹,用湿手巾将他的脸擦干净,这时的尸体已经僵硬了。然后,京堂组织同学用床板将尸体抬过江水,放到岸边的树林旁。个别女生在远处互相搀扶着大哭了起来。紧张的一下午使京堂无暇顾及悲伤。现在突然停下来了,看到学生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地下,他也忍不住走到一旁痛哭了起来。几位同学过来劝慰着京堂。

晚间十点多钟,苏荣华的家人首先来到,他们一共来了六七人。一见面苏荣华的父亲便嚎啕大哭。边哭边质问着京堂:“吴校长啊,我把孩子交给你们了,你们为什么就让他死了呢!”京堂无言以对,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不说话为好。其他老师在一旁好言相劝着,将苏荣华父亲扶到一边,好生安慰。看样子这些家长是有备而来的,他们是想让学校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把家长打发走后,京堂召集老师紧急开会,研究下一步对策。大家一致认为,学校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因为学校规章制度中明确规定,不准学生到江水中游泳。并且在事发当日班主任教师也明确强调不准到江水中游泳。所以,学生溺水死亡的责任不在于学校。但是,事情毕竟是发生在学生在校期间,学校在道义上应当承担责任。京堂认为家长的食宿、交通费用由学校支付,其他赔偿问题免谈。安排专人负责接待家长。当时虽然已近午夜时分,但是老师们都自觉地在学校守候着。这件事情对学校的影响太大了。

值得庆幸的是,学校为所有在校的学生投了“意外伤害责任保险”。事发时保险公司也出了现场,保险公司承诺每人可赔偿一万元。这样便可以给家长在精神上给予一点安慰。

第二日早晨七点,李志伟的家长赶来学校。他们也是来了六七个人。他们一来学校便有专门老师负责接待,说明情况。然后,再与京堂见面。这样李志伟的家长便比较理智,并且对学校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后来,这两家请来的说客都向负责接待的李老师提出了要求学校赔偿的问题。李老师态度坚决地说:“学校赔偿的问题是不可能的,因为学校没有任何责任。”就这样,两方死者家长都打消了索赔的念头。接下来便配合学校顺利地处理后事。

这一天,京堂又与水上救护队的人乘船到江下游去捞人。捞了一整天,也没有结果。救护队的人也失去了信心。他们说:只有等到三天后尸体发酵了自动漂上来。当天下午,老师和李志伟的家长把李志伟的尸体运到火葬场保管。

第三天早晨,京堂带领众师生与李志伟的家长来到火葬场。准备进行尸体火化。当掀开尸体头上的白布时,发现李志伟的脸上都布满了带血的泡沫,是从鼻子中冒出的。大家都离的远远的,也包括家长带来的人。这种情况下,只有京堂冲在前面了。京堂喊来家长带来的那个张罗事的人在一旁打下手,便亲手为自己的学生整容。京堂用纸擦干了泡沫,又用湿手巾将脸上的血污擦干。这时的脸已不象刚淹死时的那样了。脸庞肿胀得变了型,并且变成了紫黑色。京堂说:“大家就不要到近前来看了,我们就这样祝李志伟走好吧。”所有在场的同学和家属,也的确没有一人敢上前来观看。就这样大家目送着李志伟同学上路了。过了半个小时,在旁边的门取出了一包骨灰。大家到专设的烧纸的处所,烧了一些纸,又烧了李志伟生前的衣物。处理完毕,李志伟的家长带领众人直接回了家。

京堂师生返回学校后,苏荣华的家长对京堂说:“尸体我们也不找了,找到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要回家。”京堂再三挽留,并说一定要想办法把尸体找到。家长表示感谢后执意要走。京堂也只好随他们去。

家长都走了,老师也都回家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京堂一人。他看着镜子中的形象,他已几天没刮胡子,镜中的自己苍老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经过了这次生离死别,他又成熟了许多。

次日,京堂便又马不停蹄地到外县去招生去了。

出事后第五天,苏荣华的尸体自动漂浮出江面。学校的老师通知家长来将尸体火化。听说尸体打捞上来后,人脸已经膀得辨认不出来模样,只是通过他穿的内裤才认出是他。

过了半个月,保险公司将理赔的两万元钱,交到学校。学校将钱返给两位家长。到此,整个溺水死亡事件处理完毕。

 

 

 

 

 

 

 

上一篇:五 年 一 叹 下一篇:京堂学校之四——搬家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