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堂学校之二——寻找星座的位置_大连律师网(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大连分所)找律师网

京堂学校之二——寻找星座的位置

  发布时间:2006-6-23 19:04:28 点击数:
导读:京堂学校之二——寻找星座的位置或许是鬼使神差,1994年以后,京堂在从事律师业务的同时,又开始到各学校担任兼职法学讲师。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京堂在各学校的订课排得满满的。白天有课,晚间也有课。有时一…

 

京堂学校之二——寻找星座的位置

 

或许是鬼使神差,1994年以后,京堂在从事律师业务的同时,又开始到各学校担任兼职法学讲师。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京堂在各学校的订课排得满满的。白天有课,晚间也有课。有时一周要有两整天课。这对律师工作也多少有些影响,律师事务所的领导时常表现出不满。但对于京堂来说,律师业务就好比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京堂凭着自己丰富的律师实践经验,及较深的法学理论功底,在课堂上如鱼得水,表现得游刃有余。他不象多数教师那样只是教个别几门自己熟悉的课程,他什么课都能教,什么课都能讲好、讲活。什么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民事诉讼法、经济法、宪法、婚姻法、法理学、国际法等。除了法制史及公共课他没有教过,其他的法律专科课和他都教遍了。后来他甚至还讲了一学期法律逻辑学。他在课堂上的语言诙谐幽默,会把课堂的气氛调动起来,同学们在轻松愉快的教学环境中积极地配合参与,像是听故事一样完成学习任务。在课堂上,京堂会把各门法律统一结合起来,把法学理论融会贯通。课堂的氛围,已经把他的所有灵感和智慧充分调动起来了。有一位法律函授班的比京堂还要大的名叫律君杰的学生逢人便讲:“吴老师的课讲得太好了,太有意境了,有心脏病的人听他的课一定会治好。”同学们对京堂老师的确是很崇拜。甚至有的法律老师也慕名来听京堂的课。这些都是京堂个人努力取得的成果,也是京堂的个人价值的体现。几年来,京堂的学生也有近千人,遍布牡丹江小城的各部门、各单位。

         俗话说:“教学相长”。京堂在教学过程中自己的学识水平也在不断的充实,提高。同时,京堂的意识形态思维境界也发生了质的飞跃。京堂隐约感觉到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在向他招手。

九十年代中期的中华大地,正在从经济危机及政治危机的阴影中走出。各行业正面临全面复苏,尤其是农村连年的大丰收,农民手中都存了一些闲钱。而当时的高等学校的门槛却还是要通过传统的高考一根独木桥,高等教育没有放开扩大招生。面对这种形式,大批的高中、初中毕业生在高考或中考落榜后便闲居在家。人们手中攥着大把的钞票,却苦于求学无门。在这种情况下,一批善于把握社会形式的人开始将目光转移到举办教育事业上来。他们投资兴办学校从事高等教育或基础教育。现在社会上立足的民办高校,大都是在1995年前创办的。京堂所任教的院校中就有一些是民办高校。在教学过程中,京堂对这些学校的内部管理及招生途径都有了很大了解。一个大胆的设想在京堂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创办一所法律专科学校。

1995年时,社会上的民办学校也有一些,但是以法律或律师命名的,专门从事法律教学的高等专科学校还没有。当时社会上正流行“法律热”。法律专业在各校招生中普遍看好,不管是什么科技学校、外语学校、计算机学校都招法律专业。如果创办一所以法律为主的专业性学校,那么招生前景一定会好。主意打定,京堂便再也坐不住了。京堂到市教委去咨询开办学校的条件和程序。教委的主管人员答复说,只要有一定的办学项目,固定的办学场所,稳定的师资便可批准成立学校。从前曾经充满神秘感的民办学校,竟然是这么简单。

当时,京堂还是在市委政法委主办的正泰律师事务所做一各普通律师。京堂准备了一套详尽的办学申请书、可行性研究报告及办学章程,与主抓律师事务所的政法委副书记汇报了办学的想法。这位副书记还很当回事,在所务会上专门研究了开设学校的问题。在确定人员问题时,差点把京堂的鼻子给气歪了。几位书记和主任在互相客气的推辞着:“校长就由书记做吧。”“副校长就由主任做吧。”“那么京堂就做个教务主任。”京堂在一旁气得脸色煞白:“娘的!我京堂点灯熬蜡的,最后让我当个小主任。我千里扛猪槽子喂的谁?去他娘的吧……”

京堂萌生了跳槽单干的想法。是的,京堂在律师界已经卧薪尝胆五年了,他各方面的条件已经相对成熟,他不能再默默无闻了,他应当干出自己的事业。

茫茫星空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一颗新星正选准了自己的星座,他日便会发出夺目的光彩。

 

上一篇:京堂学校之三——明星升起 下一篇:京堂学校之一——哪颗星星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