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诉李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发布时间:2008-7-4 11:52:37 点击数:
导读:法律问题:接受医疗服务至伤,精神损害赔偿金标准的问题。张某诉李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0)海南民终字第3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 张某,男,一九六三年三…

法律问题:接受医疗服务至伤,精神损害赔偿金标准的问题。

张某诉李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0)海南民终字第3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 张某,男,一九六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出生,汉族,儋州市人,现住该市新英镇荣上村。

  委托代理人 陈元明,海南为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 符定福,海南为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 李某,男,一九八五年六月十六日出生,汉族,儋州市人,现住该市新英镇荣上村。

  法定代理人 谢克武,系被上诉人父亲。

  委托代理人 谢逸清,男,儋州市新州镇人民政府干部。

  上诉人张某因医疗事故损害赔偿一案,不服儋州市人民法院(2000)儋民初字第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李某因右口角挫裂伤到被告张某的卫生室就诊,被告在替原告治疗过程中,由于被告所使用的医疗器械消毒不规范,不能达到消毒的要求,造成原告左臀部慢性化脓性炎症并左髋慢性化脓性关节炎,构成三级乙等医疗技术事故,经司法鉴定为六级伤残。被告在为原告治疗过程中,因提供不符合质量的医疗服务,造成原告伤残,侵犯了原告的健康权。被告应承担医疗技术事故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票、第一百一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被告应支付原告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护理费、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具体赔偿数额标准参照《海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第三十二条计付。其中,医疗费12813.3元。鉴定费为1600元,均按实际支出赔偿;护理费的请求按海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1998)168号文件计算标准及住院期限,应为757元;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按海南省1998年度人均生活费标准城镇人口为4850元的10倍赔偿;应为48500元;残疾赔偿金按儋州市职工年平均工资的5倍计付为31633.2元;交通费按原告受伤后,到海口住院二次的来回路费计算,二人合计为200元。关于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失赔偿,因为被告的过错行为,致使原告伤残,由此产生的不仅是原告肢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永久的创伤,因此,根据司法实践及具体案情,给予原告50000元精神赔偿,以示抚慰。至于原告请求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人员补助费、护理人员住宿费,不予支持,应予驳回。综上,被告应赔偿原告的数额为145503.5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张某应赔偿原告李某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共145503.50元。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付清,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191元由被告负担。

  上诉人上诉称,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琼医鉴(1999)8号鉴定书对儋州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未能提出任何有针对性的反证,其缺乏客观性、科学性、可信度并不高,不能采信。因此,儋州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不属医疗事故。其结论是正确的。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医技术鉴定书(2000)琼高法技(医)字第015号六级伤残的鉴定结论,不论是在适用法律,还是在认定事实上都是错误的,不能作为判决的依据。被上诉人自1999年1月27日第二次到上诉人卫生室诊治至5月24日在海南省人民医院治愈出院,期间,曾到过多处治疗。在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期间,病情好转就出院。正是被上诉人的不负责任行为,才造成今天的后果,被上诉人对此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即使是由上诉人的肌注引起被上诉人的病情,上诉人也不应承担全部责任。再者,原审判决的赔偿也不合理、不合法。被上诉人在原审提起的残疾赔偿金为16560元,而原审却判令赔偿31633.22元;被上诉人是农业户口,原审却以城镇人口标准计算残疾者生活补助费,判令赔偿48500元;护理人谢克武是渔民,根据海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1998)168号文件的规定,应该每天8.31元,而原审判决却以每天13.29元计算。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判处决定均不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辩称,被上诉人李某的针口感染主要是因到上诉人处治疗时,医治不当引起的,上诉人应该承担全部医疗事故责任。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符合事实,请求驳回上诉人的请求,依法裁决。

  查明,被上诉人李某因右四角挫裂伤,于1999年1月16日到开诊医生上诉人张某的诊所就诊,上诉人按外伤处理,并给被上诉人左臀部肌注庆大霉素8万U。次日,被上诉人出现左臀部疼痛不适,当日再次到上诉人诊所治疗,上诉人给被上诉人按摩及静滴先锋霉素6号抗感染治疗,数日后未显效并出现左下肢行走困难。2月20日至3月6日入住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诊断为左臀部软组织感染。经治疗,被上诉人病情有所好转,疼痛减轻,但因经济困难,无法继续治疗,未愈出院。4月15日,被上诉人因病未愈,又入住海南省人民医院,诊断为左臀部慢性化脓性炎症并左髋慢性化脓性关节炎,5月24日治愈出院。被上诉人在儋州市新英镇卫生院、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及海南省人民医院的医疗费分别为88.8元、4124.6元和8600.70元,三项合计12814.12元。两次住院治疗共计57天。

  本医疗事件发生后,被上诉人向儋州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申请鉴定,1999年6月30日,该鉴定委员会经鉴定认为上诉人在本医疗事件中不构成医疗事故。被上诉人不服。向海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1999年11月22日,海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作出最终鉴定:张某医生在本宗医疗纠纷中构成三级乙等医疗技术事故。被上诉人因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诉人张某赔偿医疗费、鉴定费等费用。诉讼前,被上诉人向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申请伤残鉴定,该司法技术处于1999年12月24日,对被上诉人在本医疗事故中致残程度作出鉴定:受害人李某左下肢属六级残废。上诉人以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的鉴定是诉讼前作出的,属被上诉人单方行为,应系无效为由要求重新鉴定。原审法院于2000年2月21日委托省司法医院重新鉴定,该司法医院作出鉴定:被鉴定人李某左臀部肌肉注射后,“左臀部慢性化脓性炎症并左髋慢性关节炎”,后遗症遗留,评定为六级伤残。在整个鉴定过程中,被上诉人共付鉴定费1600元。

  另查,上诉人有行医资格。被上诉人系城镇居民,其法定代理人谢克武为渔民。

  上述事实,有上诉人提交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毕业证;被上诉人提交的医疗疾病证明书、住院费收据、鉴定费收据、户口材料,关于新英镇荣上村委会李某医疗纠纷医学技术鉴定意见书、海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书琼医鉴(1999)8号、海南法技(1999)第80号法医学鉴定书、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医技术鉴定书(2000)琼高法(医)字第015号。以及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陈述为凭,足资认定。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李某因右四角挫裂伤到上诉人张某诊所就诊,张某给被上诉人做了外伤处理并在其左臀部肌注了庆大霉素。次日,李某左臀部疼痛不适,再次到张某处医治,治疗数日未见好转,最后导致左臀部慢性化脓性炎症并左髋慢性化脓性关节炎。李某因左臀部不适曾到陈以温诊所,新英镇卫生院、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及海南省人民医院医治,根据其诊断分析,李某的病因与张某的肌注治疗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海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书琼医鉴(1999)8号的鉴定结论“张某医生在本宗医疗纠纷中构成三级乙等医疗技术事故”及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医技术鉴定书(2000)琼高法技(医)字第015号的鉴定结论“六级伤残”,其鉴定过程是客观的、科学的、合法的,应予以认定。上诉人在为被上诉人治疗的过程中,因提供不符合质量的医疗服务,造成被上诉人伤残,侵犯了被上诉人的健康权,上诉人应承担全部过错责任,被上诉人要求赔偿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护理费、残疾者主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及精神损失费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上诉人应支付被上诉人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护理费、残疾生活补助费及残疾赔偿金等费用。其中,医疗费12724.3元、鉴定费1600元,均按实际支出赔偿,交通费按被上诉人受伤后,到海口住院二次的来回路费计算,从新英镇至海口为100元/人,以二人计付200元。护理人谢克武系渔民、护理费按海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1998)168号文件计算标准及住院天数,应为478.8元(57×8.4元)。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按海南省(1998)年度人均生活费标准城镇人口为4850元的10倍赔偿,应为48500元。残疾赔偿金。被上诉人一审请求10560元,而一审判决已超过原告(即被上诉人)请求,其赔偿金额应按16560元计付。关于精神赔偿费,因上诉人的过错行为,致使被上诉人伤残,由此造成的不仅是被上诉人肢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永久的创伤,但一审法院判决5万元精神赔偿,已达伤残级别精神赔偿最高标准。根据伤残级别具体情况,应予变更,给予被上诉人35000元精神赔偿,以示抚慰合理。上诉人提出以5万元精神赔偿过高提起上诉,应予支持。上诉人又以医疗费、残疾者生活补助费赔偿不合实际,提起上诉,但提供不出充分证据,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又以被上诉人在海南医学院附属医疗治疗未等全愈就出院,认为被上诉人对治疗不负责任,应承担一定责任为由提出上诉。被上诉人作了因经济困难,无法继续治疗的辩称,上诉人对此未能提出相反的证据,本院对该上诉请求,不予认定。因此,上诉人以被上诉人应承担一定责任的理由,提起上诉,其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上诉人应偿付给被上诉人的金额共为115152.92元。原审法院划分责任明确,适用法律正确,但认定事实部分有误,处理欠妥,应予变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海南省儋州市人民法院(2000)儋民初字第8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张某应赔偿被上诉人李某医疗费12814.12元、护理费478.8元、交通费200元、鉴定费1600元、残疾者生活补助费4800元、残疾赔偿金16560元、精神损失费35000元,七项合计115152.92元。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二、维持海南省儋州市人民法院(2000)儋民初字第8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0382元。其中上诉人张某负担7787元;被上诉人李某负担259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黄守冠

代理审判员 王朝芳

代理审判员 何 冰

二000年九月八日

书记员   孙 延

 

 

 

 

 

 

找律师网WWW.114LS.CN  首席律师吴京堂提供

 

 

电话:0411-81650156  13840874066

E-mail[email protected]  QQ49379817

MSN[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李某与刘某等3人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 下一篇:消费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保护44案例 (大连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