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涉外危险驾驶罪(醉驾)案件的办理

  发布时间:2012-7-8 16:33:59 点击数:
导读:一起涉外危险驾驶罪(醉驾)案件的办理委托人是一韩国人,在大连开发区开设服装厂。其于2011年12月某日晚间陪同两名韩国客户在大连开发区英丽皇宫喝酒。当时三人喝了两瓶洋酒,酒毕,委托人找一位代驾,准备让代驾…

一起涉外危险驾驶罪(醉驾)案件的办理

委托人是一韩国人,在大连开发区开设服装厂。其于2011年12月某日晚间陪同两名韩国客户在大连开发区英丽皇宫喝酒。当时三人喝了两瓶洋酒,酒毕,委托人找一位代驾,准备让代驾开自己的车送其回家,当车辆开出400米时,委托人下车呕吐不止。代驾等了一会,询问委托人能否继续走,委托人说身体不适,让其先离开。然后委托人在驾驶坐位伏方向盘睡着了。后来,派出所的巡警将委托人叫醒。委托人找英丽皇宫服务员将车开回英丽皇宫。委托人下车时交警赶到,强行带委托人化验血液酒精含量超标,然后车辆扣押,通知委托人等候处理。

根据委托人所陈述的以上事实,委托人是不构成危险驾驶罪即醉驾罪的。因为,委托人虽然在机动车内,但是没有证据证明委托人在酒精含量超标的情况下驾驶了机动车。

委托人说,按照韩国法律,如果在喝酒的情况下,坐在主驾驶的坐位上,即使没有开车也是按照醉驾罪来处罚的。韩国是否有这条法律我没有去考证,但是结合本案的情况,交警大队也许是根据委托人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而认定委托人存在醉酒驾车的行为的。

接受委托后,律师到开发区交警大队与办案人交涉。

律师说:我们想了解一下案情,看一下当事人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

警察对律师总是怀有一种天然的敌视,态度当然极其不友好。“怎么的,证据这么充分的案件你们律师就认为是无罪吗?他当时是不是醉酒状态?他对酒精测试报告认不认可?他当时是不是在车内?”

而对警察的一串提问,律师说:“案发时当事人处于醉酒状态我们承认,对酒精测试报告没有异议,当时他确实在车内,但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当事人是否是在驾车?”

警察说:“我们有证据,你让韩国人来,我们先把他拘留起来,他是个韩国人怎么了?在中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都是这些懂法律的人给他出的主意。他没开车的话,当时怎么不来说明?为什么两三个月了才来?你让他过来,我们先抓了人再说。”

事情进入僵局,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还的找领导吧,领导正好是我们政协委员,我们都是在政协的政法组,我只有利用我这政协委员身份来协调一下案件的处理吧。我向领导说明情况,请求先暂时不抓人。领导同意我的意见。

次日,律师带着当事人与翻译到交通警察大队作了笔录。

又过了几日,办案人通知律师去取车。告知相关证据正在协查。协查有结果后再做定案。

又过了两个月,办案人通知律师去取驾驶证,告知证据暂时没有调取到,待调取到证据以后再做结案。

车也放了,驾驶证也还了,案件结案与否还有什么意义呢?案件的代理目的已经完成。

 

 

 

上一篇: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最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