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过度”还是“发布不够”——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考验政府公信力

  发布时间:2012-8-27 5:09:50 点击数:
导读:“质疑过度”还是“发布不够”——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考验政府公信力时间:2012-08-2509:43:46作者:来源:新华社2012年8月14日,击毙周克华现场被警方封锁。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
“质疑过度”还是“发布不够”——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考验政府公信力
时间:2012-08-25 09:43:46  作者:  来源:新华社
 
   

2012年8月14日,击毙周克华现场被警方封锁。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新华社重庆8月23日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陶冶)“悍匪”周克华被击毙已经十天,但在无厘头的网络谣言中却不断“被复活”。一波又一波上演的“谣言攻防战”背后,到底是公众质疑过度还是官方发布不够?

    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轮番上演

    第一轮网络“谣言攻防战”集中在周克华到底是被击毙还是自杀的问题上。14号,在周克华被击毙的消息通过微博迅速传播的同时,也有周克华“疑似自杀”的说法不绝于耳,为这种说法提供依据的是部分媒体在现场采访当地目击群众所获得的信息。

    很快便有网友通过技术分析现场照片中周克华头部伤痕等细节,进一步猜测周克华很可能是被警察打伤后自杀,而不是被击毙。

    对此,重庆警方在当天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周克华自杀的说法,坚持周克华是被警察击毙的事实。不过,重庆警方并未提供支持击毙说法的足够证据,公众对于周克华自杀的质疑并未完全得到消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轮的质疑来得更加猛烈。8月16日中午,一篇由网友“陈子河”发布的标题为《死去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的帖子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文章汇总转载了一些认为周克华没有死的网络质疑——认为周克华的穿着与警方便衣相似,一代身份证有作假嫌疑,而现场展示的证据有一张重庆到长沙的火车票,说明被击毙的可能是一名长沙的便衣警察。

    由于重庆市公安局没有公布击毙时的监控录像及DNA检测报告,被击毙者是不是周克华确实成了部分网民的疑问,“陈子河”的汇总文章也被频繁转载引用。

    到了8月17日,网上更是出现了“被击毙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陈子河”的说法。不过,在搞清楚这是在网站转载过程中出现的“乌龙”事件过后,网友又将便衣警察的身份锁定为长沙市雨花分局民警段某。

    针对这些更加猛烈,更加让人大呼意外的质疑,重庆警方终于在19日通过官方微博“重庆网警”对谣言做出了回应,“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正在组织民警,深入排查、搜查周克华曾经的藏身之地,请市民理解予以支持。对于网上质疑周克华未被击毙的信息纯属误解与造谣,悍匪周克华已被击毙毫无疑问。”

“质疑过度”还是“发布不够”——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考验政府公信力
时间:2012-08-25 09:43:46  作者:  来源:新华社
 
   

2012年8月14日,击毙周克华现场被警方封锁。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新华社重庆8月23日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陶冶)“悍匪”周克华被击毙已经十天,但在无厘头的网络谣言中却不断“被复活”。一波又一波上演的“谣言攻防战”背后,到底是公众质疑过度还是官方发布不够?

    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轮番上演

    第一轮网络“谣言攻防战”集中在周克华到底是被击毙还是自杀的问题上。14号,在周克华被击毙的消息通过微博迅速传播的同时,也有周克华“疑似自杀”的说法不绝于耳,为这种说法提供依据的是部分媒体在现场采访当地目击群众所获得的信息。

    很快便有网友通过技术分析现场照片中周克华头部伤痕等细节,进一步猜测周克华很可能是被警察打伤后自杀,而不是被击毙。

    对此,重庆警方在当天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周克华自杀的说法,坚持周克华是被警察击毙的事实。不过,重庆警方并未提供支持击毙说法的足够证据,公众对于周克华自杀的质疑并未完全得到消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轮的质疑来得更加猛烈。8月16日中午,一篇由网友“陈子河”发布的标题为《死去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的帖子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文章汇总转载了一些认为周克华没有死的网络质疑——认为周克华的穿着与警方便衣相似,一代身份证有作假嫌疑,而现场展示的证据有一张重庆到长沙的火车票,说明被击毙的可能是一名长沙的便衣警察。

    由于重庆市公安局没有公布击毙时的监控录像及DNA检测报告,被击毙者是不是周克华确实成了部分网民的疑问,“陈子河”的汇总文章也被频繁转载引用。

    到了8月17日,网上更是出现了“被击毙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陈子河”的说法。不过,在搞清楚这是在网站转载过程中出现的“乌龙”事件过后,网友又将便衣警察的身份锁定为长沙市雨花分局民警段某。

    针对这些更加猛烈,更加让人大呼意外的质疑,重庆警方终于在19日通过官方微博“重庆网警”对谣言做出了回应,“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正在组织民警,深入排查、搜查周克华曾经的藏身之地,请市民理解予以支持。对于网上质疑周克华未被击毙的信息纯属误解与造谣,悍匪周克华已被击毙毫无疑问。”

“质疑过度”还是“发布不够”——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考验政府公信力 
时间:2012-08-25 09:43:46  作者:  来源:新华社 
 
2012年8月14日,击毙周克华现场被警方封锁。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新华社重庆8月23日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陶冶)“悍匪”周克华被击毙已经十天,但在无厘头的网络谣言中却不断“被复活”。一波又一波上演的“谣言攻防战”背后,到底是公众质疑过度还是官方发布不够?

    周克华“谣言攻防战”轮番上演

    第一轮网络“谣言攻防战”集中在周克华到底是被击毙还是自杀的问题上。14号,在周克华被击毙的消息通过微博迅速传播的同时,也有周克华“疑似自杀”的说法不绝于耳,为这种说法提供依据的是部分媒体在现场采访当地目击群众所获得的信息。

    很快便有网友通过技术分析现场照片中周克华头部伤痕等细节,进一步猜测周克华很可能是被警察打伤后自杀,而不是被击毙。

    对此,重庆警方在当天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周克华自杀的说法,坚持周克华是被警察击毙的事实。不过,重庆警方并未提供支持击毙说法的足够证据,公众对于周克华自杀的质疑并未完全得到消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轮的质疑来得更加猛烈。8月16日中午,一篇由网友“陈子河”发布的标题为《死去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的帖子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文章汇总转载了一些认为周克华没有死的网络质疑——认为周克华的穿着与警方便衣相似,一代身份证有作假嫌疑,而现场展示的证据有一张重庆到长沙的火车票,说明被击毙的可能是一名长沙的便衣警察。

    由于重庆市公安局没有公布击毙时的监控录像及DNA检测报告,被击毙者是不是周克华确实成了部分网民的疑问,“陈子河”的汇总文章也被频繁转载引用。

    到了8月17日,网上更是出现了“被击毙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陈子河”的说法。不过,在搞清楚这是在网站转载过程中出现的“乌龙”事件过后,网友又将便衣警察的身份锁定为长沙市雨花分局民警段某。

    针对这些更加猛烈,更加让人大呼意外的质疑,重庆警方终于在19日通过官方微博“重庆网警”对谣言做出了回应,“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正在组织民警,深入排查、搜查周克华曾经的藏身之地,请市民理解予以支持。对于网上质疑周克华未被击毙的信息纯属误解与造谣,悍匪周克华已被击毙毫无疑问。”
 
而当天14时25分,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的官方微博更进一步作出了回应,“击毙的周克华DNA和指纹都已经比对准确无误,现在还质疑周克华未被击毙有些滑稽和可笑。”

    除了这两轮主要质疑风波,公众还对周克华为何在山中躲避数日仍然一身这么干净?歌乐山因森林防火封山是不是周克华仍躲藏其中?等问题发出了疑问。警方未对这些问题进行回应。

    官方发布太少还是公众质疑过度?

    针对此次围绕周克华事件展开的谣言攻防战,舆情分析专家、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刘笑盈表示,从第一轮攻防战来看,由于警方对击毙周克华的过程披露的信息较少,公众对未知细节发出合理质疑无可厚非。重庆警方虽在当天便召开新闻发布会,但该会仍然属于新闻发布规定动作,而非对于“自杀”质疑的针对性回应。加之披露的信息字数较少、篇幅有限,也缺乏专业证据支撑,周克华自杀的谣言并未被排除。

    此时,反倒是一些网友,如果壳网的“我是法医”在事件发生第二天就根据公开的现场照片,通过专业的分析,用平实直白的语言分析出周克华应该是被击毙而非自杀的结论,受到了网友的一致热捧。

    而第二轮的攻防战,面对死者是不是周克华本人的质疑,警方的反应速度便稍显过慢。在谣言发出的3天后才在微博上作出回应,且回应仅为文字表述,并无物证进行支撑。直到21日,传言被误杀的长沙民警段某亲自现身,接受媒体采访,才基本破除了死的不是周克华的说法。

    刘笑盈认为,通过上述周克华死后“谣言攻防战”可以看出,官方的信息发布时效差、频率低、内容少,完全不能满足重大突发事件中公众对于信息的需求。造成合理质疑在得不到回应过后“发酵”成谣言,严重扭曲事件的本来面目。政府明明为老百姓办了件好事,却没能得到百姓的肯定。政府公信力缺失由此可见一斑。

    政府公信力如何才能取信于民?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王安白表示,在互联网时代,随着民众对于公共信息需求的逐渐增多和获取信息的手段更加丰富,传统的官方信息发布方式已不能满足民众的需求,久而久之,政府公信力必然下降。

    以这次周克华被击毙事件为例,王安白认为,官方虽然及时发布了一些案情的细节,但仍离公众的需求有较大差距,公众的一些理性质疑没有得到及时而详尽的解答和回应,因此当质疑演变为谣言的时候,民众便有可能“听而信之”,而当政府再去进行辟谣或回应的时候,传播效果会由于谣言先入为主的影响而大打折扣。

    刘笑盈则认为,此次的周克华事件引发广泛网民质疑并非个案,对官方信息的过度质疑折射出民众有强大的焦虑、不安全感和对权力的不信任感。

    应当如何重建政府的公信力?王安白认为,政府应当从两方面入手,改进官方信息发布渠道,逐渐重塑政府的公信力。一是政府作为公共资源的提供者,有责任和义务及时发布公众感兴趣的信息,特别是在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时,从而挤压谣言散布的空间。二是在发布信息时,要以公众的需求为导向,而不是站在部门利益上自说自话,不考虑公众的感受。

    刘笑盈认为,政府在进行官方信息发布时,一定切忌说假话、空话,假话空话的破坏性非常大,假话空话说多了,就算你说了真话民众也不会相信了。所以要修复公众对政府的信任,不能单单要求公众不能过度质疑,更需要权力的自我修复。(完)

上一篇: 下一篇:美国兰德公司报告 看新中国前后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