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律师与老领导就相关社会问题进行交流

  发布时间:2012-11-25 20:30:42 点击数:
导读:大连律师与老领导就相关社会问题进行交流2012年11月20日(星期二)下午来到老领导办公室。老领导热情地接待我,他沏上一壶普洱茶,我俩相对而酌。简单几句寒暄后便开始就相关敏感的社会问题进行交流。有关闹访的问题我…

大连律师与老领导就相关社会问题进行交流

20121120星期二下午来到老领导办公室。老领导热情地接待我,他沏上一壶普洱茶,我俩相对而酌简单几句寒暄后便开始就相关敏感的社会问题进行交流。

 

有关闹访的问题

我说:这十八大总算开完了,各单位也松了一口气,可把大家紧张坏了,尤其是北京接访的那些人。现在这些无理闹访的问题已经到了亟待解决的地步了,如果政府对这一问题再没有一点思路与措施,那么整个社会秩序将会受到巨大破坏。

老领导叹了口气:按照现行体制,应该给民众一条寻求救济渠道,因为地方政府的不作为或乱作为,百姓一级级地上访得不到解决,最后到北京上访,这也是解决矛盾的一个途径,对于确实存在错误的违法行为应该有一个上级纠错的机制。但是也应该辩证地分析对于一些无理取闹的闹访如果一味迁就,一味退让,不管有理和没有理,一闹访就给解决,那么社会的公平正义便无从谈起,天理也不容。

我说:现在的情况是,政府已经被人抓住了软肋,一有全国会议或大型活动,这些人就闻风而动,进京上访,一上访,地方就要派人去给接回来,就要解决问题,被动地满足条件。

老领导说:现在的这些闹访的人已经被培养训练出来了,如果再进行纠正还真不容易了。能哭的孩子有奶吃,有糖吃,这就像家里养孩子一样,现在这些品行不端的孩子已经被惯成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哭,就会有好处,妈妈就会给奶吃,爸爸就会给糖吃,如果不给就再使劲哭,继续使劲哭,妈妈爸爸一看怎么也哄不好,最后肯定会给奶吃给糖吃。现在的国家正是这样,不管上访的人是对是错,不管有没有理,只要是上访了,就要安抚,就要化解矛盾,就要稳定大局。

我说:安抚是要花钱的,这钱都是纳税人的钱,不该花的钱花了,不该保护的权利保护了,这就是对社会秩序的最大破坏。公正公平无从可言。

老领导:现在需要做的是,家长对于能闹的孩子应当怎么管教的问题,比如说不该哭的时候就哭,为了得到利益,为了吃奶吃糖,为了让人抱着舒服,这时作为家长的就不应该一味地迁就,如果迁就多了就是溺爱,就是在害孩子。这时甚至可以进行惩罚,可以打孩子屁股两下,让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上无理上访的也应该有一个惩罚措施。

我说:现在的情况是,不管上访者有理没有理,都是一个安抚,上面都是要求下面妥善解决,要求确保稳定。这无形是在鼓励闹访者的闹访。你闹访了,即便是没有理的也会变成有理的,政府即便是有理的也会变成没有理的。

老领导:稳定就是公平吗?就是正义吗?稳定就能化解矛盾,消灭矛盾吗?绝对不是。

我说:现在的问题已经到了亟待解决的地步,上层应该看到这点,单纯靠维稳已经无法达到稳定的目的。

老领导:这闹人的孩子已经惯成了,想要更改必须要从立法上,从管理措施上进行根治。

 

有关信访制度问题

老领导:现行的信访制度有很大问题,需要反思。在现行体制下,共产党一党执政,权力高度集中,老百姓对于权利被侵犯的情况应当有反映的渠道,可以向政府进行信访,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信访制度从最基层一级开始处理,一级一级的一直到国家级,直接通天了,这样对解决矛盾没有益处,相反还使许多问题复杂化。我建议信访只应当设立三级,第一级是乡镇级;第二级是区县级;第三级是地市级。一起信访诉求经过这三级处理应当是完全可以解决问题的了,如果再有省部级以及国家信访总局进行参与,实在是简单问题复杂化,造成地方治理上的混乱。

我说:现在的问题不仅是国家从上到下的行政机关将信访一杆子插到底,从今年的趋势来看,信访已经到了美国领事馆,美国大使馆,中国国家信访总局的总局已经被美国的外交机构所取代。比如王丽军事件,还有山东某维权律师的事件。

老领导:这是违反规律的,一起信访案件如果一级一级地桶到中央,这需要浪费多少人力物力,浪费多少国家资源?各级部门进行核实复查,案件反过来覆过去,做些无用功,往往使简单案件复杂化。有三级信访足矣,省部级与国家级信访机构是负责纠责的,对于地方政府信访的不作为或乱作为省部级与国家级负责进行追责。对于信访不能解决的问题,应当说服群众通过行政复议或司法审判去解决。

我说:这就涉及到司法审判的公信力问题,现在的法院是硬气不起来的,法院的人、财、物都是被地方党政所制约,在审判地方政府作为被告的行政案件时,怎么能硬气起来呢!又是一个无解的逻辑。

老领导:这是体制上的问题,一党执政的弊端就在于此,对于自己的行为没有有效的监督,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所以乱象丛生。法院不能独立审判这也是辩证的,这其中关键也在于执法人员的素质与职业道德问题,有些案件如果受利益影响,法官也可以硬气起来的,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如果政府不纠正某一行为,可能影响到社会稳定,引起连锁反映,从而实现自己的不当目的,而对于无利可图的案件他们的价值取向自然会倾向政府一方。

我说:有些有实力的企业,比如房地产开发商就可以用钱去打动法官的心,使法官坚定独立审判的决心。

老领导:对啊,这是有利益影响的。如果没有影响时法院也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后这司法审判权也成了一个权力寻租的工具。

我说:法院不能拒绝司法,对于社会矛盾,对于当事人的合法诉请必需依法处理,如果法院不能主持一个基本的公道,那么当事人只能寄希望于制造社会影响来解决自己的诉求,这也是越级上访与闹访的一个重要原因。

老领导:下一步的发展只能是这样,如果法院主持不了公正,法院没有权威,那么社会的公平正义当然也自然会荡然无存。

 

年轻法官素质的问题

老领导:我虽然没有具体了解过现在年轻法官的司法审判情况,但是通过这些八零后法官的成长经历,可以断定这些孩子在处理社会关系,处理案件时可能会存在一些倾向性问题。

我说:这方面我是有切身感触的,我在律师办案时经常遇到这些三十左右岁的年轻法官,这些年轻法官在业务素质上是比较好的,专业性都比较强,但是在为人处事上确实存在您所顾虑的这些问题。

老领导:这些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在家里宠惯了,父母,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都视为掌上明珠,整个家庭都以孩子为中心旋转,他们认为别人的关心照顾都是理所应当的,他们不能摆正自己与家庭的关系,自己与工作的关系,以及自己与社会与国家的关系,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荣辱观都容易出现偏差,所以,他们在行使审判权时也可能会把自己的不良认识带入到审判行为之中。现在岁数大的法官虽然在学历上以及业务能力上差一些,但是他们会顾及到自己的名誉,自己的社会形象,做什么事情会考虑社会影响。而年轻法官对这些往往不会顾及,这样长此以往会出大问题的。

我说:我在办案时的确有所感觉,个别年轻法官非常主观,也有个别的法官不计后果。

老领导:所以,应当针对这些年轻法官进行专项职业道德教育,教育他们摆正职业定位,就像我们教育晚辈一样,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在这个社会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还有家庭,还有社会,让他们知道自己与整个世界的关系,正确认识自己的位置,从而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摆脱以自我为中心,一切以经济利益为转移的错误思想。在责任感与使命感的引领下正确对待自己的工作与自己所面临的社会关系。

我说:育人的事情是慢功夫,还要因势利导,一些人走上邪路往往是思想上存在误区,如果一个人能够正确对待自己的工作,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能够正确面对整个社会,关注社会评价,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如果相反,那么就会误入歧途,走上邪路,最终毁了自己。

会谈在一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思维像是水瓶中倾倒的水流,汩汩流出,相互融合,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

 

 

 

 

上一篇:大连律师政协委员积极为司法公正建言献策 下一篇:大连律师吴京堂出席大连开发区交警大队征求意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