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论《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关于道路问题的探讨

  发布时间:2017-05-19 05:54:09 点击数:

二论《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关于道路问题的探讨

      抱歉啊,来晚了,这群里炸锅了。费了半天手指,信息量太大,还是用电脑梳理一下统一回复吧。

今天与柯教授交流算够深入的,您提出我的回帖是断章取义,没有完全领会您所谓的党导立宪,党导民主,所谓现代社会主义,所谓共同自由价值,经过交流,现在算是了解了。在回帖之前,还是把我之前的帖子重发一遍,以便让群友们详细了解。

……

下面开始回帖:

其实各方争议的核心问题还是个道路的问题。您说您不是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是先进的路,走新路,举新旗,是您享有专利的“现代社会主义”,比特色超前,以及根植的“共同自由价值”。您有理论文章,《不能躲在中国特色的蜗牛壳里》。现代社会主义是宪政的,民主的,保障人权的,法治的。

感觉到,您的这些说辞与封闭僵化老路是划清了界线,可对比当下的特色道路并没有新意,只是名词上来了个翻版。要知道,特色道路自信可是六中全会提出的四个自信之一,你的文章把特色比喻成“蜗牛”,提出现代社会主义,这可是涉嫌妄议中央啊。再说,你提出的这个“现代”,比“特色”现代多少呢,实在看不出。

所谓“共同自由价值”,这与万恶的普世价值是咋关系,自由是个体的自由,咋个共同法,提出个名词就是专利了,就是突破了,其实你的核心内容就是突出两个字“党导”,通俗的说就是“党的领导”。

加强党的领导是习近平所最关心的问题,你揣摩的很精准,并且结合的也很是到位,什么党导立宪,党导民主,党导吧啦吧啦……就是普天之下莫非党导,率土之滨莫非党权。这就是你的现代社会主义核心。

您所说,党的领导与人民主权就像房子,人民主权是底层结构,党的领导是阁楼,立宪党导就是统一起来二元宪治体制。问题来了,党与人民有矛盾咋办,这房子不倒了吗。

您所说,将共产党在宪法中规范没有人提出来过。规什么范,宪法序言明确说的党是国家的领导,宪法是需要党来规范的吧。

您强调指出,民盟是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各位不要忘记这一点。这句话怎么像是来自统战干部之嘴。这一点是天天讲,月月讲的,年年讲的。明白了,这正是您所有宪政法治理念的根基。

至于最后你说的话,你有本事可以出国啊……垃圾一个……不与垃圾较真……这些话您说是您喝了二两酒后说的,本来也没人当真。

上一篇:一论《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也说说党导立宪,特色主义,社会主义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