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论《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所谓现代社会主义就是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布时间:2017-05-19 05:56:56 点击数:

三论《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所谓现代社会主义就是封闭僵化的老路

1、前面第一论中,我提出柯文的观点就是封闭僵化的老路,柯回帖说他的观点比特色社会主义要先进,是现代社会主义,是以“共同自由价值”为基础的。于是我进行了二论,指出柯所提出的所谓现代社会主义只是新瓶装旧酒,只是传统社会主义的翻版。感觉意犹未尽,现在继续进行三论。

社会就是一块蛋糕,权力就是吃蛋糕与分蛋糕权。柯所提出的所谓现代社会主义,实质就是加强党导(党的领导),吃蛋糕与分蛋糕权力要牢牢地以党导为基础。这一观点正符合习近平的意思。

至于特色社会主义的去特色化,这也是习近平所权衡的道路问题,这个特色之路是邓所铺就,经过江、胡二代的巩固夯实,至此,已经把后三十多年的路径与前三十年泾渭分明,可是习近平初任时期就提出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是统一的,一脉相承的,随后的一群学者像求职市场上的装裱匠一样蜂拥而上,开始涂抹前后两个三十年的缝隙。柯提出的现代社会主义,也是装裱匠的延续,所谓“现代”,足以淡化“特色”,又可以突出一个新的习近平时代的来临。尤其是经过这四年的权力巩固与核心确立,今年年末的十九大足以确定习时代的开启。所以,柯的这一揣摩圣意兴许会获得圣上的首肯。

2、看到柯文对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也进行了否定,提出这二十四个字逻辑不清,内容含混,无法体现核心。原来这二十四个字是十八大报告提出的,这个十八大报告是胡锦涛做的,做完报告后就如一道闪电,闪亮裸退了,把江给弄了个尴尬无比。看来这二十四个字是前朝的意旨,现在既然步入习核心时代,对前朝的口号进行勘正也许会符合圣意。尤其是其中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这些字眼与你主张的党导实在相违,依你的现代社会主义的发明创造,这个核心价值观应当改成“现代共产主义”。

3、以上的揣摩权衡是很费心思的,仅一篇文章就洋洋七万字,实在是费工耗时,绞尽脑细胞。但是,柯的以上文武艺,就是为了货与帝王家。说白了,就是一种押宝与投机。眼睛朝上看,只为君王唱赞歌,不为苍生说人话。当今社会,投机钻营、损人利已的确是一条上位路径,可是这种投机分子被主子当抹布一样甩掉或者自己也是烂泥贴不上墙,那将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像几年前不厚西来与王护士长当红时一样,最后那些趋之若鹜的东西,只会留下千古骂名。

4、法律思维首先要考虑的是规则、规范,公平正义,限制公权,保障私权,要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那种把一切思维与整个社会都限制在某一权力主导之下,强调权力一元化,这不是封闭僵化的老路?又是什么!如果一种权力可以主导,那还谈什么依法治国,依权治国就足矣,一张人民日报就可以代替一切法律。而前三十年的所谓计划经济实践,是从人的嘴上,人的脚上牢牢限制,继而限制人的思维、精神。整个国家与大监狱无异。现在到鸭绿江边仍可以看到三胖治下的集权专制国家。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5、说到这,也许有人不屑一顾:你一个野路子出来的无名之辈,有什么资格对理论家指手画脚。我的确是野路子,我是做实务的执业律师,可是我对艺术、文化、思想有一定鉴赏力。不管你是什么理论,我这个普通的法律搬运工还是能判断个一二的。对钻营投机,德不配位,斯文扫地的所谓学者实在难以恭维。前面@陈传法已经就人身攻击垃圾等问题进行回应。我突然想起,我对你说的党导制回复说:党导的上是贪官,下是刁民。你追问我说:那你是贪官还是刁民?追问了不止三遍,其中有一句说,你是贪官还是叼毛?你这堂堂的博导,所谓理论学者,这叼毛竟然长到了嘴上,也真是天朝奇观。

上一篇:二论《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法理基础》——关于道路问题的探讨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