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从“二宋”之争想到5年前代理的一桩编剧维权案

  发布时间:2014-3-29 15:54:02 点击数:

往事并不如烟

——从“二宋”之争想到5年前代理的一桩编剧维权案

/吴京堂(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大连分所主任)

 

连日来,演员宋丹丹和编剧宋方金的“二宋”之争引起网友热议。作为一个曾经代理过电视剧著作权官司的律师,不可能不关注这一事件的进展,而还有一个关注的“私心”,是因为“二宋”争执的电视剧《美丽的契约》的导演余淳,正是5年前本人代理的编剧郝岩的《爱情20年》遭遇严重侵权的始作俑者。在那起案件中,余淳在整个事件的“导演”才能,要远胜于他此后执导电视剧的水平。其实,在看到“二宋”争执时,只是抱着观望的态度,但是后来余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声力挺宋丹丹,称“剧本很烂”,更骂《美丽的契约》编剧宋方金“臭不要脸”,这让我深感好笑,随之再看到余淳在微博上写的那则《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的长微博,实在是忍不住想说点什么,原来他也是知道“高尚”、“卑鄙”这两个词汇的。今天又看到他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了“做人要讲点道义和真诚”这样的狠话,实在又要为其脸红。

 

想到昨天看到微博上那个“靠女星上位的男导演”的段子,觉得与事实出入很大。段子是这么写的,“听来的八卦:某靠女星上位的男导演风头正劲,朋友说他第一桶金是这么来的: 请好友给他写剧本,让女友公司与之签约;随后说剧本不行,自己拿剧本去运作;好友发现后维权,但他已把女友蹬了;好友不忍心伤害已被伤害的女友,只好罢手。(节奏很好哇,计策可入戏。)”。这条微博出来没有一天,又被原博主删除了,据其解释,是因不忍牵连无辜,也是,这条微博确实让好几位“名导”都“躺着中枪”了,据此,我这个圈外人也才知道,“贵圈很乱”原来真不是一句戏言。请那位博主原谅,我把您的微博复制下来了。没办法,职业习惯使然,希望保留点“证据”,您见谅。还想对您说的是,尽管那是一则“听来的八卦”,但离事实真相真的相差很远,因为内容已经很“照顾”那位“风头正健”的导演了,而事实其实远比那则“八卦”更恶心!

据说,余淳导演现在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著名导演,几年前还成为了白玉兰奖等国家重要奖项的评委,按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以后说不定还能有更大的话语权,能决定更多人的艺术前途。让好人当我们的引路人和评判人,我们没意见;让曾经是坏人但浪子回头的人来承担此重任,我们也没意见;但是,让一个一直道德严重缺位的人一步一步走向成功,那无疑会让好人受难——从余淳导演最近的发言可以看出,他的人品和多年以前一样,仍然没有丝毫改变——很可能还变得更不堪了,如果让这样的人占据我们影视创作的评判标准,那一定会带来一场可怕的灾难。

这也是我想把多年前那起不亚于《美国往事》的《大连往事》公之于众的原因!

没有耐心看完以下长微博的,可看个当年的新闻链接,说得比较简单,也能看个大概: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 980f330100j3bi.html。网上还可找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此公文不太好读,好奇的朋友可以自行寻找。

好了,详细说说那段往事吧。不过,我的文笔一定没有“论战”的那几位好,不过,我说的在代理整个案件中了解到的事实,下面就捞干货说吧。

“京堂木”拍起——

 

第一拍:筹备

“傻编剧”掏腰包买小说版权

“精导演”釜底抽薪早有打算

我的当事人——编剧郝岩,和导演余淳相识于90年代中期,当时将两人带进电视剧这个圈子的是同一个老师——作家、制片人王传珍(2008年,郝岩与其合作《冷箭》),那个时候,在圈子里有伯乐之称的王传珍,顶住各方压力,大胆启用在广告公司拍片的余淳担任导演,拍摄了第一部电视剧和多部纪实片,在那期间,王传珍拍摄的电视剧、纪实片中,余淳一直是导演,郝岩则充当策划、主题歌作词、宣传统筹、编剧等多个角色,那些剧目也屡屡收获过飞天奖一等奖、五个一工程奖等殊荣。这几年里,余淳担任导演的电视剧、纪实片一播出,本身便是媒体记者的郝岩,都动用关系请同城媒体采访余淳。那时余淳最大的梦想,是将来能拍摄一部电影。郝岩说一定要在能力范围内帮其现实这个梦。

电视剧《爱情20年》是200744在央视八套黄金档开播的一部电视剧,但此剧的筹划伊始,却要推前到2002年。《爱》改编自著名作家、时任辽宁作协副主席孙春平在这一年发表的短篇小说《谁能摩挲爱情》,郝岩看到小说后,和余淳商议买下原作版权,于是郝岩联系到孙春平,将此事谈定,郝岩掏出6万元买小说版权,由孙春平进行编剧,后孙春平退出,但保留第一编剧,郝岩继续完成创作,与孙春平签下协议,全剧编剧只能有两人。20051月底《爱》剧本终于完成。

在此期间,郝岩、余淳一直寻找拍摄资金,郝岩找到大连天歌传媒,此项目被当时的老总张总看中,但公司提出要请著名导演陈家林执导,陈家林也应允,但是郝岩提出,如果不用余淳执导,剧本收回,天歌传媒无奈退出。后来,郝岩又联系到北京今古影视公司的老总,对方看过项目后,也同意投资,但对于郝岩提出的必须要用余淳执导的要求,不能接受,在郝岩的一再坚持下,对方同意与余淳见面,为此,郝岩还掏钱为余淳买下赴京的机票,但是交流后,对方认为余淳能力有限,不同意其执导。郝岩多次说服对方,称余淳一直参与此项目,是导演的最佳人选,他现在缺少的只是机会,但还是未果,对方提出可加价付郝岩40万剧本费,条件是他们另请导演,被郝岩拒绝。

后来,郝岩又与大连电影公司接洽,对方同意与一家外资文化公司合作投资,并很快注入全部500万投资,存放在光大银行大连支行用于专门拍摄,但余淳以种种理由不肯接纳这笔投资。其实,早在项目谋划前,郝岩便和余淳说好,无论谁找到投资,将来该剧的利益和风险都要共担。

 

第二拍:开机

精导演”“悄然开拍已经收工

傻编剧蒙在鼓里等来晴天霹雳

90年代中期,拍摄电视剧的主要播放出口都会选择央视,央视影视部在认可《爱情20年》项目后,派出一位责任编辑跟踪,这也就意味着该剧将来有了很大的回收保障。但是,让郝岩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项目被央视的跟踪,他的厄运也降临了。

2005年春天,余淳失踪了。

2005年秋天,余淳出现了。他在一家咖啡馆约见郝岩,说《爱情20年》已经拍摄完成,拍摄地并不是在此前说的大连当地,而是跑到了300多公里外的异地丹东。原来,在第一编剧孙春平和郝岩完全不知情,余淳在没有付出一分钱编剧稿酬的情况下,他在丹东已经悄然完成了《爱情20年》的拍摄

余淳说拍摄资金400多万元(后来央视责编,余淳称拍摄资金近600万),是他和女友两人筹借的,资金情况很紧即使这样还要拿出50万元进行打点。这个时候,郝岩找到的500万资金还在银行睡大觉,只得向大连电影公司方面致歉。而这一年,大连电影公司还把拍摄此剧列入了计划之中。

第一次的谈话没有实质进展,几天后,余淳又一次在咖啡馆约见郝岩,只是换了一家。郝岩一坐下,余淳便热情地从档案袋里拿出6万元钱,推到郝岩面前,又递上一纸打印好的纸张,轻描淡写地说写个收条吧,剧组走账用,其实没什么。郝岩拿起一看,居然是对方替自己拟好的一张转让版权的声明。郝岩气愤回绝,说三年前自己拿出的6万元钱,算是风险投资,现在怎么倒成了还钱?余淳称自己实在没钱了,都是借的外债,希望郝岩能够谅解。郝岩不愿再纠缠其中,问对方《爱情20年》成片是多少集,回答:20集。郝岩提出,稿酬按此前与孙春平签定的一样,自己拿20万元税后稿酬,6万元原著版权费还给自己即可。关于署名方式,郝岩为该剧第一策划,第二编剧。此剧自此与他再无干系。

署名的事情,余淳当即同意,但却以无钱为由,说只能支付2万元稿酬。郝岩一气之下,抽身离开。余淳随后打来电话,说稿酬可以再加6万元,如果郝岩不答应,以后一分钱也别想拿到!郝岩回应,不相信一个没有版权的电视剧能够在央视播的出去!

 

第三拍:开播前

傻编剧接到热情电话

精导演暗算步步精心

那次咖啡馆分手后,两人两年没有联系。但是,在20061月初央视一套黄金档年度剧推介的电视剧群英会上,郝岩注意到,《爱情20年》居然榜上有名,他不相信这部连版权都没有的剧作真的会出现在央视一套黄金档中。果然,这一年过去,荧屏上没有见到这部剧的踪影。在2007年的央视电视剧群英会上,《爱情20年》的预告片再度出现。

2007321下午,郝岩突然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居然是余淳,他热情洋溢地告知郝岩,《爱情20年》要在44八套黄金档开播了,并邀请郝岩参加328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开播新闻发布会。郝岩回应,这部剧的版权问题解决了吗?余淳立即表示:郝岩可以随便开出条件,他都会接受。郝岩拒绝了余淳的慷慨美意。随之,央视相关责编接过电话,极力劝说郝岩,告知余淳为拍此剧借的600多万投资两年来一直还不上,借款人已经放言要废掉他一条腿。余淳也央求郝岩,抬抬手让自己过去吧,以后还要继续与郝岩合作。郝岩依然拒绝。后来在央视人员的一再劝解下,郝岩才同意做出让步。央视人员询问条件时,郝岩表示,与两年前一样,不会借机敲诈,即每集税后稿酬1万,共计20集(此时余淳依然隐瞒了23集的实际播出集数),郝岩支付原小说的6万版权转让费,只要如数拿回即可。关于署名方式,郝岩也依然坚持两年前的诉求:该剧第一策划,第二编剧。

但余淳却表示,误将郝岩第二编剧的排名署为第三编剧(各位记住这个细节),因郝岩与原小说作者签约时,只允许署名两位编剧,争执又起,他和第一编剧也不知另一个编剧是从何而来。对方解释,是剧组一个副导演,因为只给了5000元钱太少,所以才署名编剧,方便以后其人接活。郝岩要求更改,去掉此人,否则无法向孙春平交待,自己也是违约。央视人员相称,电视剧首轮播出的录像带,已经被央视入库封存,无法进行更改,希望郝岩谅解。如硬行更改,需要相关部门领导层层签字,最终结果只能是剧难以播出,2006年《爱情20年》没有播出,就是因为出了点问题,导致没有播出,希望郝岩做出让步。并郑重许诺,《爱》剧在CCTV-8黄金档首轮播出后,立即进行修正,将郝岩署名第二编剧,拿掉另一编剧。今后该剧以音像制品进入市场渠道和该剧在央视任何频道、其它省、市电视台播出及相关宣传资料,均须以更改后的播出字幕为准。

按照双方的约定,央视人员担当保人,323,身在北京的余淳,以《爱情20年》剧组代表及导演的身份,与郝岩签订《协议书》,协议书的内容包含了双方谈定的所有条件,还写明为何首轮播出没有署名为第二编剧的原因。

此,郝岩以为所有的恶心事可以画一个很恶心的句号了。

可是,更恶心的事情还在后面。

 

 

第四拍:开播

首轮播出傻编剧不见自己名字

精导演谎言串串早有预谋

2007441930分,《爱情20年》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CCTV-8黄金档首轮播出。郝岩震惊地发现,该剧片头字幕中只出现了两位编剧,根本没有自己的名字,十余天前余淳所说的一切根本是欺骗郝岩立即致电当时做担保的央视责编对方也很惊讶,称余淳明明说已经打了第三编剧的并斥责余淳失信。在与余淳进行核实时,余淳依然坚持已经给打上了编剧只是在片尾的字幕表中郝岩疑惑中等到一集剧目结束,在迅速滚动的字幕里,终于找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编剧组里,此组4个人,里面除了郝岩,还有余淳,另两人根本不知为谁。余淳给出的答案编剧组就是编剧郝岩质问,那片头的两位编剧,为何没有出现在编剧组里?对方哑然。随后,又有多个相关人员出面安抚郝岩,不要将事态扩大化,因央视的收购款在播出后才能支付。现在一闹,此剧难以继续播出。并称余淳会为此事给郝岩道歉。

44晚,《爱情20年》播出时,郝岩还有一个发现,此剧的制片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认识的余淳的女友,而联合拍摄的三家单位是:大连锦绣年华影视有限公司、大连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后来,三家被列为第一、第二、第三被告)。

44晚,郝岩致电孙春平,知道了一个更大的事情。原来,因为《爱情20年》的原作版权已经转让给了郝岩,2006年在《爱》剧播出前,余淳曾专程到孙春平老师挂职县委副书记辽阳县城,让孙春平老师给他重新写一份转让授权,还称可以另外支付一笔稿酬,但被孙春平老师断然拒绝,说不能干这种有违良心的事情,随后,余淳又找相关领导来试图说服孙春平,也遭回绝。余淳在当地磨了两天,还是未果。

后来,有业内人士解释了余淳的这番动机,因为央视播出的电视剧必须要有编剧的授权,如果是改编作品,还要有原作者的转让授权,这两样东西,孙春平老师都已转让给了郝岩郝岩显然不能为余淳提供这个授权,所以他才去找孙春平老师,希望能够拿到新的授权然后踢开郝岩。怎奈,他碰到的是一位极具正义感的作家。为了能让剧作播出时有一个编剧来授权,副导演署名成了编剧

在《爱》剧首轮播出后,央视在以后的多次重播时,确实将郝岩署名为第二编剧,但那位副导演的名字还在第三位。孙春平老师虽然愤怒,却也无奈。

作为《爱》剧的联合摄制单位之一,大连电视台在20075月下旬播出《爱》剧前,于514在大连举行了《爱》剧新闻发布会,余淳导演欣然出席。此前余淳还曾邀请编剧郝岩上北京参加新闻发布会,但这回发布会开到了大连的家门口,身在大连的编剧郝岩却不知此事,消息还是当年郝岩找去采访余淳的记者告诉他的。

 

第四拍:官司

傻编剧两年后最后一天维权

无奈将精导演前女友告上法庭

200744晚,《爱》剧首播的当晚,央视方面在安抚郝岩时曾表示,余淳称表态,要向郝岩道歉,郝岩说他会等着。但直到两年后2009321,郝岩和余淳签署《协议书》的最后一天,郝岩也没有等来余淳的一个道歉。在诉讼期即将失效的最后一天,郝岩终于拿起法律武器,开始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因为《爱》剧的联合拍摄有三家单位:大连锦绣年华影视有限公司、大连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故三家分别被列为第一、第二、第三被告。作为原告郝岩的代理律师,我到法院看卷宗时才得知余淳早就与女友了断了关系,已经在北京另谋发展了。法院传其女友去拿传票时,其女友一度哽咽。原来,余淳和前女友为拍摄《爱》剧专门成立的大连锦绣年华影视有限公司,在制作完《爱》剧后便已经吊销。但由于这家公司的法人是余淳前女友,相关责任,自然也要由其前女友任法人的公司承担。

这起孰对孰错的侵权官司,可以说泾渭分明,但因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民告官知识产权案,且还涉及大连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又极为敏感。最后,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大连锦绣年华影视有限公司、齐鲁电子音像出版社侵犯原告郝岩编剧署名权,分别赔偿郝岩损失62466元、3000元,并就其侵权行为在《中国电视报》上刊登道歉声明。

针对一审法院没有对另外两家联合录制单位——中央电视台、大连电视台判决承担责任的结果,原告郝岩表示不服,后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并没有改变结果。当时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颁布的《电视剧管理规定》第十一条明确规定:制作电视剧实行出品人即制作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负责制。出品人对本电视剧制作单位的全部制作活动负责。而《爱情20年》片头字幕中演职人员表中明确载明出品人就是中央电视台和大连电视台的相关领导,两人作为职务行为,侵权责任理应由两人所在的单位中央电视台和大连电视台承担。但是,最后却把责任只判定为那家已经不复存在的“皮包公司”。

201068,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了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板子还是打在无处查找的“皮包公司”身上

此案历时一年多,虽然早在4年前结案,但郝岩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却为此搭上了三万多元的“告状钱”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厅曾在大连工商到余淳前女友的公司账号,有部分款项已经转移至余淳前女友的大连银行个人账户中,但却至今没有下文

值得一说的是,在2007年决定打维权官司之前,郝岩特地咨询了一直在两会上呼吁编剧维权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会会长王兴东,并表示要打一元钱的维权官司他不希望被冠以为钱打官的名声,但被王兴东制止,认为编剧维权不要羞羞答答,能让侵权者感到疼痛的最有效办法,就是承担经济和名誉的损失。但是,身为文化记者的郝岩虽然采访报道过很多影视界编剧的维权事件,并竭力为知识产权的宣传鼓与呼,但在自己遭受侵害时,却因不愿背上利用职务之便的嫌疑,默默承受着伤害。

这些年来,郝岩、余淳的这段往事,在两人昔日共同相识的熟人中,并不太为人所知。郝岩的邮箱里,甚至在两三年前还收到过请郝转发给余淳的剧本。直到现在,郝岩还会偶尔接到有人询问余淳近况和向他索要电话号码的电话。记得大年初六的下午,我在与郝岩的一次见面时,一位北漂的齐姓导演还给郝岩打来电话,交谈中询问余导最近在忙什么,郝岩淡淡地说,不太清楚,便说别的去了。但从郝岩近年来的创作履历中可以看出,从2005年至2008年间,他没有创作完成过一部作品。直到2009年,他的编剧创作才重新开始步入正轨。本月底,他创作的《王大花的革命生涯》将开拍。

让郝岩欣慰的是,在“王大花”的创作合同中,出品人明确表示,导演和主演无权更改剧本甚至台词,如果需要调整,必须经过编剧许可。而这一条,早在三年前郝岩创作的另一部已经在央视播出的剧作《幸福生活在招手》时,被制作方主动写进了导演和演员的合同里。

 

 

上一篇:对“开瓶费”之争的理性思考 下一篇:又到了一个特殊的日子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