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波嫖娼案注定成为影响中国法治进程之经典案例

  发布时间:2014-6-14 21:24:02 点击数:

黄海波嫖娼案注定成为影响中国法治进程之经典案例

在黄海波出事前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谁谁,因为我们家也不看电视,更没时间看电视剧,所以这些当红的影星大腕什么的与我们的生活无关,游离于我们的关注之外。

近一月前惊闻这位著名演员黄海波因嫖娼被拘留,这是多大一点的事情,这是男人们都会犯的错误吗!尤其是听说这位黄演员还是独身,并且口碑一向良好,有什么什么“国民老公”之称,果然,网络上一片倒彩声,有门户网调查统计,支持与同情黄的网民占绝大多数。人们预测,这黄海波因为此事不仅不能影响其声誉人格,相反还能起到抬高身价的作用。

微博称:黄海波挺住!今天我们都是黄海波!宁愿嫖娼都不碰女演员,业界良心,德艺双馨、堪称楷模!

微博称:没有女朋友,没结婚,没出轨,不搞潜规则,不玩女明星,自己花钱解决,促进就业拉动生产,没用公款,不开发票,还要怎样!艺人典范,业界良心。

微博称:关于黄海波,他犯了男人都可能犯的错误,所以男人也没资格指责他;而女人呢,除了他的老婆和情人(他有否?),别的女人似乎也没资格指责他;至于部分官员和宣口,当婊子立牌坊的事做得多了,有资格吗?所以,黄的事就是纯私人事件,我们最应该围观的,也许是其技术层面的细节……(你玛,是让我们关注毛片吗?)

女粉丝微博称:海波,你个贱骨头,你有需要,你跟我们这些女粉丝声就是了,尼玛,你却去找个小鸡,被你气死了……

本以为这起全民闹剧随着黄海波被行政拘留15天期满后(2014年5月15日拘留)便自动释放,便会淡出人们的视野。而天朝京都巡捕偏偏要继续在快熄灭的星火上再浇上一大桶汽油,又继续决定对黄海波收容教育六个月。这一下子犹如一块大石头抛入粪坑,激起了强烈的民愤。百姓们没有一个不骂这帮巡捕缺德的,你个国家强制机器居然跟一个戏子过不去,到底是为了啥,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更加激怒的当数对法治进程极度敏感的法律界人士。

陈有西律师发两条微博:【乱套】全国人大废除劳教的决定,是对中国56年来所有未经司法审判就可以用行政权决定关人的做法的总的清理、废除、和纠正。所有此前与此新规定相背的人大决定、国务院、公安部文件,一律废止。这是立法法原则、法理学的法律冲突规则基本常识。上访收教,嫖娼收教规定,都要按新法优于旧法原则废除。

中国没有宪法法院,没有违宪审查制度,没有法典编撰制度,没有《立法法》护法审查机构,导致低等级公安机关可以无视全国人大的决定,和国务院、中央政法委宣布停止劳教的决定,变相不执行人大决定,偷梁换柱,死灰复燃劳教制度。黄海波事件不是涉及一人,而是人大决定的捍卫。法律界应高度重视。

同时,陈有西律师在有西学术网上发文《陈有西:黄海波被收容教育为什么是错误的》。随后,江平、应松年等40余法律人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关于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书》。

以上文章认为,公安机关对黄作出收容决定所依据的1993年国务院颁布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实质上是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立法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第九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但是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除外。”这些规定充分体现了我国对人身自由提供充分保护的意图,从而明确把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列为法律绝对保留事项。《行政处罚法》和《行政强制法》的相关立法规定也均体现了这一精神和要求。然而,现行收容教育制度与《立法法》抵触。 同时,根据2006年实施的《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对卖淫、嫖娼行为,仅给予拘留、罚款的行政处罚,并未规定收容教育。按照新法优于旧法原则,应当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严禁卖淫嫖娼决定》的相关内容已不应再适用。

全国顶级法学专家学者的深入参与非常到位,理论研究对收容教育的违法违宪性鞭挞也已深入情理,法律人希望的是这位黄海波能够委托律师通过法律程序来寻求救济,通过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对北京市公安局的错误违法行为进行公开评判。然而,公权的无耻总是要突破人们心理底线的,之前的消息披露黄海波的亲属已经委托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律师莫少平、马纲权担任代理人,可随后有人以黄海波名义发出微博:“我本人黄海波不同意聘请任何律师作为我收容教育一案的诉讼代理人”“我是黄海波的工作人员。海波表示:不复议,不诉讼,也不希望任何人再借此事炒作!错已至此,愿受处理。唯有一心改过!深望社会各界宽。恳请各位当以我为戒!”

事情会就此沉寂下去吗?……

十几年前的孙志刚以生命为代价,换来了废除1982年国务院发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收容制度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2003年6月20日,国务院公布施行新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去年的上访妈妈唐慧不服劳动教养案,以法院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为终结,并最终引发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撤销劳动教养制度,去年年末的人大常委会废除1957年国务院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与1979年《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

而现在面对的这个《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作为劳动教养制度下的子法规,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状态下又要死灰复燃,这实在是让人惊叹于天朝特色的法律适用。

人们又翻出了去年上海高级法院法官嫖娼的后帐,当时为什么对法官嫖娼仅拘留十五天就放人了?为什么不再继续收容六个月呢?

法律具有普适性,平之如水,不能选择性执法,不能看人下菜碟,今天你们想惩治一个演戏的,就给随便给他适用较重的处罚,明天你们自己犯了同类罪名时不也要作茧自缚吗!所以,我们今天对黄海波的关注不仅是对社会的关注,也是对法治的关注,也是对我们自身的关注。为了我们每个人都免受恶法的侵害,让我们呐喊吧——废除恶法,还权于民!

 

2014年6月14日 01:34:24

 

 

上一篇:又到了一个特殊的日子 下一篇:王**申诉案三进京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