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社区调取居住证明

  发布时间:2014-6-15 22:51:18 点击数:

到社区调取居住证明

这是以前松峪里的老邻居的案件,被告是北欧假日的一个住户,看身份证是在金州区的,到法院起诉时应当到松林社区调取居住信息。

早晨上班我到社区找到书记,书记有五十多岁了,应该是快要退休了,我说明了情况,他在那带搭不理地给花浇着水,说这个事情不好办啊,涉及到住户隐私的问题,我们开了证明的话就怕人家来闹,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我只能给你查一下吧。我说昨天我们政协政法组在马桥子街道开会时怎么没有遇到你呢?他说他没去。

当天我给法院挂电话询问,法院立案庭王庭长说法院可以出具调查函,要求社区配合。第二天我持法院调查函又来到社区,窗口的女的说书记和主任都不在,去开会去了。我把情况说了一下,一个女的说:书记说了,你要求的证明不能开,我们要对居民隐私进行保护。我说:我现在有法院的调查函,你说能不能调?她给书记挂电话,在电话里又把法院调查函的内容念了一下。然后说:你这个调查函上没有抬头,我们这不能接待。我拿出笔来把抬头填上了松峪里社区。交给她,“这回有抬头了吧,你给我查吧。”这个女的说,你是当我面写的,不是法院写的,我不能查。我说:你把你们书记的电话号给我,我跟他说明。她说:书记的电话不能随便给外人。我说:你把坐机电话给我拨通了我跟他说。女的说:不行。

看到这些个家伙带搭不理的,傲慢的态度,我的气就上来了。我说:我告诉你,我不仅仅是律师,我还是政协委员,这是我的证件。工作上配合的事情暂且不提,单就工作态度与纪律作风的问题,你们这是很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我现在要对你进行监督,把你的姓名告诉我。这女的把头转向里面,看也不敢看我了,整个窗口的几个人都蔫吧了,连个头也不抬的。我说:装死啊,能不能回答。

十点多钟,我又杀回来了,这回主任在家。我向主任要到书记的电话,给他通话,他又是之前的一套说辞,什么公民隐私,什么怕被闹。我音调立马高上来:我现在不是以律师身份跟你说话,律师管不着你们,我是政协委员,有权行使监督权,政协委员都要受到刁难的事情,老百姓还怎么办。这点屁事难道我还需要找车书记吗?还需要找王书记吗?这一下话筒那边软下来了。“你别生气,该办的我们肯定办,我们就是要看一下条件……”主任又接过电话说了几句,对我说让我下午再来。

将近中午,有一个陌生号打来电话,一问是这个社区书记。“您还生气那!”我这生了一头午的气一下消了,我说:“生什么气,这点小事,你痛快给我办就不生气了。”他说:“您这么大岁数别生气,天挺热的别上火,该办我们就办的,您放心。”

下午我又去一趟,终于开出了这份居住证明。

 

2014年5月29日

 


上一篇:《纸牌屋》一部政治、权力、性欲合成的美剧 下一篇:我的《大连盟讯》情缘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