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申诉案二次到最高院

  发布时间:2014-6-17 6:54:24 点击数:

王**申诉案二次到最高院

第一次申诉无果,转眼,过了三个月期限,可以第二次去申诉了。前几天李睿在网上找到篇文章,说是北京的一位律师到最高法院申诉,也是合同诈骗被判无期的,说是申诉了三年,共去了12次,仍无结果。文章写的内容与场景与我上次写的基本相同,只不过这三年的一次次煎熬,这黑法官的无耻,绝望的心情还是让人非常打怵的。小律师们问我:主任,你这案件也要坚持三年吗?我苦笑着:三年也要去的,不去碰碰怎么能知道是什么结果呢?

按照文章的提示,我选在周五去,这一天人少,巧合的是上次去申诉也是无意中选择了周五,人的确少的。

仍旧是乘地铁五号线到终点宋家庄,仍旧是在公交枢纽乘到小红门的公交,轻车熟路了,到了那个阴森的大门口。只见人们分东西两路排着号,东边的有十多个人,比较少,我就排在后面。一看表,才七点二十,门边的标牌上写的是八点开始接待,这最高衙门的效率还是挺高的呢(三个月前来时也是这样的)。一会来了个手持对讲机的五十岁官员一样的便衣在维持秩序:“把判决书和身份证准备好,还有上访的表准备好”。他到我跟前看了一下说:“你没有上访的表吗?是第一次来吧,应该到那边排去。”我只好又到人多的西面排队,前面有将近二十人了。这排队的栏杆是好几道的“Z”字型,很坚固耐撞的。前面有一个瞎眼的人,手里的棍子向前触着,颤颤微微的。还有一个柱双拐的,一不小心,材料掉在地上,他把双拐放到一边,吃力地蹲下捡材料。这时前面的人走出五六米远的空当了,我后面的一个像四川口音的小个子吵起来:“快走,快走,你不快走我们上前面去了。”这个人歉意地说:“我这不快吗,又不耽误事。”他捡起材料吃力地往前赶了几步。前面又有一个像是辽宁的男人,有五十多岁,在栏杆外的一个带口罩的妇女对他说:“你快出来,不是给你办事吗?你快别进去了。”这男的吵着:“你们就是瞎忽悠,我不信你们了,你们办什么事,一直办这么长时间,你们根本没有诚意。”这男的嘴有点歪,看样子不像是普通访民,有可有是经商或办企业的,我好像在大连法院见过这人。外面的女人焦急地说:“这次真给你办,你怎么不信呢?”男人说:“我就是不信你们这帮家伙”。然后自言自语地说:“现在他们是着急了,这帮狗东西,没有一个好玩意……”

只用了十几分钟,我过了安检,排到了大厅里。最后一关的检查身份证,查完后高喊一声:“辽宁的。”这时门旁边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的穿法警服的男人,要我的材料看,我给他,他说:“你的这事可以通过辽宁省高院进行复查,这不是辽宁省高院已经驳回申诉了吗,现在省高院成立了一个信访复查合议庭,我给你联系一下,如果符合立案条件的话,就可以马上复查。”我说:“你是辽宁省高院接访的吧。”他说:“是。”我说:“终审是辽宁省高院判的,你们能自己纠错吗?”他说:“你就是在这立上案,不也是由我们来进行审查吗,一个道理,今天这里的人也不多,如果复查组立不了案的话你再回来也不耽误事啊。”我一看这个年轻人挺有诚意的,心想,的确是需要快些把案件实体进行审查。就在他的指引下来到道对面的一个宾馆,一看院子里面有两台辽宁省牌照的警用轿车,还有一台面包车。法警说:“这里是辽宁省高院设立的接待组。”说着,把我带到一楼第一个办公室。他向屋内的人交待完毕就走了。这个人姓段,他简单看了一个我的材料,给我讲了一下下步的程序,说可以通过检察院抗诉,也可以通过省高院复查。我说我可以通过复查程序。他拿出电话本,给辽宁省高院信访的人挂了电话,简单说了我的情况。然后给我开了一份介绍信,告诉我随时可以到省高院的信访办去找张庭长。

走出酒店时还不到九点。看到前面的一个小区楼外院墙上一个个柱墩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冤”字。这里的冤气实在太重啊。最高法院如果成了最不讲理的地方,那么这个社会也只能倒退回原始的自力救济状态。

 

2014年4月27日7:56:12

 

上一篇:我的《大连盟讯》情缘 下一篇:受益匪浅的一次仲裁委活动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