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益匪浅的一次仲裁委活动

  发布时间:2014-6-17 7:21:50 点击数:

受益匪浅的一次仲裁委活动

今年大连仲裁委成立了几个活动组,我被分到合同组,我们们组长是法大律师所的张耀东主任,这天我们到会的有近二十人,超过一多半。

耀东居然还记得我,他说:“京堂这是好久不见了,简直是仙风道骨啊。”我说:“谢谢张主任夸奖。”我知道他是在说我这白头发和白胡须呢。

张耀东负责主持会议,他说现在感觉社会公共事务日益繁多,他担任自己住处的物业委员,为了公共事务占用很多精力,可是在工作过程中到各业主家里时,人们都非常冷漠。现在感觉人们的联系日益少了,感情上日益疏远,律师更是这样,以前都是在路过各律所时互相到所里呆一会,聊一会,现在有这种习惯的越发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益淡漠。律师之间交流就更少。仲裁委的活动组是一个有益之举,可以使分散在各领域的各位仲裁员充分交流,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沟通交流机会。

然后各位仲裁员分别进行自我介绍。

耀东主持大家对会前分发的合同组活动规则进行讨论。讷建宏高调了起来,他说:“规则中的活动地点仅局限在仲裁委,我看也可以到会所去喝茶吗!政府公务员不能去会所,我们仲裁员活动还是可以去的。再就是活动费100元也太少了吧,可以多些嘛……”

这种场合我是不便轻易说话的,仲裁员与律师不同,其中许多是政府官员与高校的老师,就是挣工资,很是清贫的,我倒是喜欢这种纯粹业务与精神上的探讨交流,你老讷想搞高调你可以出钱请大家吗!

司法局的前局长都局长发言了,他现在是市委副秘书长,以前没有正面接触过都局,他是非常慈祥的老者,说话略带着山东腔,和我四舅口音一样,长的也像。他说:“大家不要叫我局长和秘书长了,这些官职都是以前了,人要学会放下,我在一些大学任兼职教授,最近有一个流行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有一个人物,叫都教授,我喜欢这个称呼,你们以后就叫我都教授吧,感觉很亲切。”大家一片笑声“都教授!”“都教授!”

他接着说:“仲裁员并非是组织任命的官方身份,这是一种社会公信,所以我们更要珍惜名誉。组内纪律是一个双刃剑,规定得弹性一些也未尝不可。最基本的一点是民主与法治,民主是行为方式,法治是价值取向。当前政府改革,关键是减政放权,建立服务型政府,转变职能,转变如影随形的权力观念,要有法律思维。克强总理在两会上提出:对政府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对市场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这句话是法律用语,出自行政首脑之口也颇具寓意的。不久前,市政府会议上研究设立自贸区的议题,大家又热情高涨起来,分析研究着要设到哪个地方。以为又像金州新区一样,一个区里面又设立十个小区,又可以封许多官,政府又可以增加许多行政权力和经济权力。我提出:自贸区是改革实验区,非经济体,非行政区划,实行国民待遇,负面清单。所谓国民待遇就是经济主体一律平等。负面清单是与国外接轨,清单规定政府可干什么的具体项目,清单之外的一律自由行为,政府不能干预。我们现行的是严进宽管,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关键是观念、指导思想、方式方法上。公报上讲,上海自贸区成功了,要向全国复制。据说上海自贸区有十几个外国民商仲裁机构进驻,行为方式,工作方法、规则都是自由贸易,采取世界通行的商贸规则,这能够复制吗?关于学习三中全会问题,我建议大家还是要看原本。过去是管理社会,现在叫治理社会。要国家法治、社会共治、基层自治。仲裁即是社会共治的一个方式。律师是准法官。现在是私权挑战政府,挑战公权。”“总书记说:腐败问题令人发指,最大的腐败是司法腐败。”

耀东接过话题说起仲裁:“我们国家司法体制是把民商推到第一线,结果法院直接面对复杂的民商事纠纷,官民冲突极大。到西方发达国家考察,发现法院并不处理民商事纠纷,国外的民商纠纷主要是仲裁处理,充分体现当事人意思自治。

都教授又说:“一种观念让人听得很不舒服,叫什么能动司法,说是经济发展到哪里,司法就保护到哪里。司法是不应当能动的,而应当是被动的。在过去,民间纠纷主要靠开明绅士、地方族长来调解,社会也很和谐。对于调解不了的纠纷,法院就应当裁判,法院的职能就是裁判,而不应当是调解。

耀东说:“在新闻1+1中看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某地处理上访纠纷,在本地选100个德高望重的人裁决,全程公开直播,公开发表意见。结果当事人看到大家都反对,就自动息诉罢访了。理论是对问题本质的认识,处理纠纷也是一样,要抛开现象抓住本质,要理性的思考,理论研究,指导意义。毛思想在解放前也是理论,后来才变成思想的。要认识和把握事物的实质、本质规律。关于仲裁,讲究的是公平和效率,我对仲裁下企业的做法心里就是保留意见,仲裁是稀缺资源,并不是免费赠品,公正如何体现、效率如何保证、威信如何实现。律师是道德资源,法律人的公正如何保证,如何落到实处是关键。”

一位仲裁员说:“司法是否能做到公正,关键是要看有私还是无私的问题,如果有了私心就不可能公正。就会利用权利去寻租去了。”

      会后我与都教授进行个别交流,他说建设自贸区关键是一种理念、一种突破传统的思维,要做到小政府大社会,真正使政府变成服务型政府,焕发市场本来的活力。他说他每天都看新闻联播,不是单纯的看看,而是对重要事情认真地做笔记,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他喜欢思考,喜欢研究,思路要紧紧跟上时代的脉搏。这届领导人还是非常重视法制的,法治思维,法治方式,让人看到很有希望。


上一篇:王**申诉案二次到最高院 下一篇:布尔什维克与共产共妻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