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无宁日 官不聊生 人民幸福

  发布时间:2015-05-09 19:31:03 点击数:

党无宁日 官不聊生 人民幸福

2015-04-21 新朋友点这里▶▶ 洞见中华



在台湾做官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听说在台湾如果有一个人要去当部长,家里边得开会讨论,并且多数家庭成员都不赞成,因为是闹心的苦差事。

第一、财产要透明。不光是现在要透明,以前的一些家族的关联的人和事、生意都要透明。比如说我经常看到报道马英九老婆买了多少股票、有几处房产,连战有多少。最后我就发现马英九的钱还不如连战多,因为连战家族本来就有很多财富,他继承下来,也会打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对你的财产来源坚信没有问题,家里人才能同意你去当官。如果有点小问题,家里人不会同意。


第二、任期有限。透明也不怕,如果能干一辈子,那总能帮家里做点事。但是任期很短,说是一届,中间还随时都可能下台,比如“行政院长”也就是一年。为了这么一点时间,我全家都抖搂出去,这事不值当。在台湾做到“部长”,没有说能够干十年、二十年的,多数都是半届、一届就结束了,因为是选举,选举完了以后,政党重新组合,执政党去安排人事。比如国民党执政以后,民进党很多当“部长”的都歇了。


第三、不能谋私。因为不像集权社会的政府,又不能批地什么的。政府管制越多,权力越大。台湾是充分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政府不管什么,所以这个官员除了给大家服务,不能以权谋私。而且还必须面对媒体和反对党,拿着放大镜,天天盯着你,没事就在找碴,你再有点小事,基本就弄死你了。


所以基本只有两类人想去做官,一类是理想主义者,比如说一些学者,像现在台湾经建会主委刘毅儒,很清廉,也不做生意,他用专业知识、专业能力服务社会,也积累经验,哪怕回来再做学者都可以;另一类是有钱人,家里不差钱,出一个伟大的人物也不错,家族光荣。只有这两类人在台湾做官有积极性,凡是没有理想,家里还得做买卖的人,都不愿意搅和这事。日本也有这样的现象。




在台湾做官需要涵养特别好,因为到立法院不断要修理你,内阁成员、部长都要到立法院去回答质询。如果你这个部长是国民党,那你到立法院,民进党就会随便收拾你,让你一上午站在那儿听人讲,给你画漫画丑化你。你稍微有点不能回答问题,对方就开始攻击你。这些议员都是名嘴,受教育水平也很好,你要到立法院能扛得住折腾,这本身需要好的涵养。


另外媒体有时候无中生有、造谣、谩骂、批评,你要扛不住就做不了这个官。所以有的官员家里边就很憋屈,说受这气干吗,我又不缺钱,你在这儿天天待着,天天这么糟蹋你。


此外,还要到地方议会不断要去争取选民的支持,要服务于基层。你要态度好、身体好。我有次在一个会上,意外碰见“立法院长”王金平,他态度谦和,跟正常人一样。还有一次开会是马英九在台上跟大家聊,谦卑、温良,超乎我的想象,绝对让人肃然起敬。官场生态包括政党竞争,逐步使台湾的官员都具备了涵养、温和和耐心。


官场也还有风险,经常遭受暴力冲突和暗杀,比如最近一次五都选举当中连胜文受伤,被法院裁判是误伤,但连胜文不赞成,所以在台湾真是官不聊生,人民幸福。官员体系除了服务不能索取,除了倾听不能够训斥,除了检讨不能牛逼。比如说台湾飓风之后,有个村庄被泥石流淹了,马英九不断鞠躬,在电视上道歉,这在威权社会不能想象的一个事情。


在台湾跟政府打交道,和我在纽约跟政府打交道感觉是一样的。我在纽约做中国中心,纽约市政府的市长三次竞选,自己拿了3.2亿美金来选。选上以后,七年每天坐地铁上班,一年只拿一块钱工资。他手下招商局的局长,也是亿万富翁,给我们服务,最多喝过一杯啤酒,我们给他礼品,他都交回去,而且提醒我们下次不要拿了。但是所有事情尽心尽力负责,有一次嗓子都哑了,发着烧,还给我们讲。我很感动,哪来这么大干劲,他也不差钱,他工资也是一年拿一块钱,这是理想主义者、专业人才。在台湾也是,你只要约见任何政府服务人员、公务人员,非常顺利,而且谈得很清楚。这样的政府你才觉得是服务型政府。


上一篇:从雅典智慧到耶路撒冷智慧】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